新北宋大表哥 > 历史军事 > 北宋大表哥 > 第八十一章 地下遇伏
    “什么!武叔出什么事了?”李璋听到衙役的话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“噌”的一声站起来大声问道,脸上也露出焦急的神色,今天早上吕武走的时候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还好好的吗?

    “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吕班头,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吕班头带去的那个小哥受伤了!”衙役这时喘了几品粗气再次回答道。

    听到是【北宋大表哥】野狗受伤,李璋也更加着急,当下催着衙役带自己过去,不过刚走了几步他又折了回来,飞快的跑上楼提着个箱子下来,然后又交待赶来的豆子他们照看店铺,这才跟着衙役沿着街道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跑过了多少条街道,最后衙役带着李璋来到一座医馆,而当李璋闯进去时,发现吕武一身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血的站在那里,旁边的床上躺着一个瘦高的身影,而一个白胡子的老大夫正在为他诊治。

    “武叔,野狗怎么样了?”李璋冲上前一把抓住吕武的手臂焦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野狗中了几刀,伤势很重!”只见吕武这时一脸自责的道,如果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野狗拼命保护,恐怕他这次就要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李璋听到这里也更加着急,当下急忙上前查看,大夫这时也正在帮野狗的伤口止血,不过其它的伤口还好,唯独胸口和腹部的两道伤口太深,涌出的鲜血把药粉都冲掉了,根本无法止血,老大夫急的满头大汗,只能用纱布捂着伤口不让血流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种情况,李璋也当即放下药箱开始给野狗处理伤口,只见他先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把伤口周围清理了一下,随后检查了一下伤口的情况,这才从药箱里取出针线开始缝合,自从野狗练武,并且时不时清理一些鬼丐后,李璋就担心他会受伤,所以家里常备着药箱,这时刚好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两道伤口虽然很深,但并没有伤到内脏,这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不幸中的大幸,否则要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发生内出血的情况,李璋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回天乏术,而随着伤口的缝合,鲜血也终于不再涌出来,随后李璋拿出一种黄色的药粉撒在伤口上。

    药粉名叫蒲黄,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春天时蒲草长出的黄色棒子,晒干后磨碎,止血化瘀的效果奇好,李璋小时候受伤,家中老人经常用这东西给他止血,后来他学了医,才知道这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一种十分有效的止血药。

    “小哥好医术了!”旁边的老大夫看到李璋竟然用缝合这种奇特的办法止住了血,当下也不由得夸赞道。

    不过李璋也技止于此,没有后世的医疗仪器,他也不清楚野狗现在的伤势,于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当即一拱手道:“还请老先生帮他把把脉,看看他的伤势现在如何了?”

    老大夫倒也不推辞,当下给野狗把了把脉,随后就抚着胡须道:“这个受伤的小哥身体强健之极,哪怕受了这么重的伤,脉搏也依然有力,只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失血有点多,如果伤口不疡的话,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!”

    所谓疡,其实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中医对伤口发炎、感染的统称,因为古代医学落后,伤口很容易受到微生物的感染,这个时代又没有抗生素,只要伤口发炎,就只能靠伤者靠身体素质硬挺了。

    李璋虽然相信野狗的身体素质,但为了以防万一,还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请老大夫抓了点蒲公英煎水,然后给野狗的伤口再次清洗了一遍,蒲公英号称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天然的抗生素,对伤口感染有很好的抑制作用。

    “情况怎么样,野狗没事吧?”这时吕武快步上前抓住李璋的手臂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,不过野狗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?”李璋说到最后也有些疑惑的道,野狗天生夜眼,动作快力量大,在下水道那种黑暗的环境中简直如虎添翼,哪怕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吕武这样的高手恐怕也不怕,就算是【北宋大表哥】遇到十几个鬼丐围攻他也能从容的逃出去,更别说受伤了。

    “都怪我太大意了,竟然中了对方的埋伏,三个兄弟死在对方手里,如果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野狗拼死救我出来,恐怕我这条命也要扔在地下了!”吕武这时满脸自责的再次道,说到这里时,他的身子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一晃,眼看着就要摔倒,幸好李璋眼疾手快,一把扶住他这才让他站直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武叔您受伤了?”李璋这时才发现吕武身上无力,似乎连站着都十分困难。

    “没事,只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一点小伤,如果我再年轻几岁,这点小伤根本不算什么!”吕武这时还嘴硬道,不过李璋却急忙把他扶到一边坐下,然后亲自给他检查了一下。

    结果当李璋把吕武的衣服解开时,却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吓了一跳,只见吕武的胸前后背伤口纵横,虽然都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很深,但却皮肉翻开十分的恐怖,之前吕武一身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血站在那里,李璋本以为是【北宋大表哥】野狗或其它人的血,可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现在看来更多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吕武自己的血。

    “武叔您怎么受了这么的伤?”李璋急忙取过清水帮吕武清洗,万幸的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这些伤口都不深,很多伤口已经不再流血,否则吕武早就因失血过多而倒下了。

    “之前野狗有说过那些鬼丐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有组织的,本来我还有些怀疑,结果今天就遇到这些鬼丐的埋伏,而且其中还有个高手,我和野狗都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伤在对方的手下……”

    当下吕武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,原来今天他们来到丢孩子的那个大户人家后,很快就进到下水道寻找,说来这个大户人家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活该,现在鬼丐闹的这么凶,很多人家都忙着封死下水道口,可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这家主人却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个吝啬鬼,根本不舍得花这个钱,结果被鬼丐闯进家里,还把他的小儿子抢走了。

    吕武他们进到下水道后,野狗立刻顺着踪迹追了下去,而且按照以往的约定,他会在每个拐弯的洞口做记号,以方便后面的吕武他们追赶,毕竟野狗的速度极快,一般人根本跟不上他。

    但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就在吕武他们在下面追了将近一个时辰,野狗却忽然全身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血的逃了回来,并且叫他们快跑,可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这时却来不及了,几十个鬼丐从旁边的洞里冲出来,围着他们就杀,万幸的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吕武武艺高强,一人一刀护着众人边战边退。

    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吕武本来可以护着众人安全的逃出去,可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就在他们快要逃出去时,鬼丐中却忽然出现一个人,而且对方一出手就用石头打掉了衙役手中的火把,吕武他们立刻成了睁眼瞎。

    其实鬼丐也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个个都有野狗的本事,他们在地下活动一般也需要火把,当然他们熟悉路径,哪怕摸黑也找到正确的路,但如果没有光线,他们同样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睁眼瞎,甚至吕武觉得他们有野狗这个可以夜间视物的人,还可能占一点便宜。

    但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吕武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,那个打掉他们火把的高手竟然也不受黑暗的影响,两人在黑暗中交手数十次,吕武吃了眼睛看不见的亏,很快就被对方砍了无数刀,只不过对方似乎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存着戏耍的心思,并不急着杀他,而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想要慢慢的玩死他,所以这些刀伤才不深,否则吕武早就死了。

    也正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在这个高手的打击下,吕武再也无力护住其它人,最后衙役死了三个,野狗之前已经受了不轻的伤,但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在看到吕武情势危急后,拼着命把吕武扛在身上逃了出来,刚一出来就晕了过去,而吕武也不顾伤势把野狗送到医馆,这也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整个事情的经过。

    “武叔您确定对方像野狗一样,能在黑暗之中行动自如?”李璋这时一边帮吕武处理伤口一边皱着眉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绝对错不了,野狗的眼睛你也见过,在黑暗中发着绿光,就像狼一样,那个人的眼睛也同样如此,而且他的目标似乎并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我们,而是【北宋大表哥】野狗,所以野狗才受了那么重的伤。”吕武这时再次开口道,说到这里时,他还特意扭头看了看低迷中的野狗,当初他还不想让李璋收留野狗,可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却没想到今天正是【北宋大表哥】野狗拼死救了自己一命。

    李璋听到这里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一愣,野狗的身体异于常人,毕竟世界之大无奇不有,哪怕后世也有不少奇人,李璋一直以为野狗的身体情况可能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一种基因突变,再加上生活环境的影响,才让他拥有一些常人没有本领,可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却没想到这个世上竟然还有和野狗一样的人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【北宋大表哥】遗传?如果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这样的话,那个伤野狗的人很可能和他有一定的血缘关系!”李璋这时忽然又想到一种可能,当下也不由得低声自语道,野狗的身世也同样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一个谜团,以前他不愿意说,李璋也从来不问,不过现在看来,野狗的身世恐怕牵扯到一些秘密,竟然让他的亲人要杀掉他。

    “小子,那个伤我的人武艺极高,哪怕光明正大的打一场,我也未必能赢他,而且这次他明显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设下圈套针对野狗,以后不能再让野狗进下水道了,另外你也要小心,我担心他们会找到你们的住处!”吕武这时再次开口道,说到这里时,他脸上也露出了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李璋听到这里也同一皱眉,野狗和吕武已经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他最大的武力保障了,可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现在两人都受了这么重的伤,对方的武艺又那么高强,万一真的杀过来,到时他又该拿什么抵挡?
友情链接:民国谍影  社保查询网  星座网  最强特种兵王  逆天邪神  经典语录  逆天铁骑  重生之财源滚滚  大魏宫廷  开天录  扶蜀  娱乐大头条  励志故事  超级兵王  笔趣阁  开天录  花百科  我的绝色美女房客  开天录  毕业论文网  从全球高武开始  吞噬星空  调教大宋  经典古诗词  全本书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