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北宋大表哥 > 历史军事 > 北宋大表哥 > 第一百一十八章 呼延必显
    李璋听完呼延家的情况后,当下也露出犹豫的表情,不过很快他摇了摇头道:“不行,老让他们这么闹腾也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个办法,我还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亲自去拜访一下,看看他们怎么说?”

    李璋说着站了起来,并且让老刀去买点礼物,毕竟登门拜访总不能空手,并且他还把野狗叫上,万一真要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起了冲突,就算打不过,野狗也能架着自己逃出去。

    看到李璋去意已决,老刀也不好再劝,当下只好去街上买了点常见的礼品,然后李璋带着他和野狗出了家门,正式来到呼延家的大门前,然后登门拜访。

    只见老刀先上前敲了敲门,随后就只见一个少了半张脸的老头打开了府门,这老头的脸应该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受了伤,半张脸都变得极其恐怖,但眼睛也只剩下一个黑洞洞的深窝,也不知道他当年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怎么活下来的?

    “你们找谁?”半张脸老头打量了一下李璋他们,随后用十分沙哑的声音问道,就像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被人用手掐着脖子似的,听起来极为难受,看样子他不但脸被毁了,连嗓子也受过伤,否则正常人绝对发不出这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老丈,我们是【北宋大表哥】隔壁新搬来的邻居,特意前来拜访贵府主人!”李璋这时干咳一声上前道,这个老者的样貌虽然吓人,但另外一半完好的脸却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表情和蔼,目光也十分慈善,眼睛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心灵的窗口,从这一点就能判断出对方应该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什么凶恶之徒。

    果然,这个老者上下打量了李璋一遍,随后牵动嘴角露出一个可怕的笑容道:“公子稍侯,容老仆去禀报我家主人!”

    老者说着打开府门,请李璋他们三人先在门房中稍侯,然后他快步进去禀报,不一会的功夫,就见他再次飞奔而来笑道:“我家四老爷有空,有请公子进去!”

    “多谢老丈!”李璋当即也十分有礼貌的道,随后就在对方的引导下穿过前院,而李璋这时也在打量着呼延家中的情况。

    相比自己家里,这座呼延家的府邸显得更加的仆素,甚至可以称得上简陋,院子中也没有其它的装饰,道路也都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直来直去,甚至院子里还开辟了菜园,里面长着茂盛的青菜,房屋的柱子角檐也有些破旧,哪怕经过修缮,也依然透出几分破败的味道。

    另外李璋还发现,偌大的呼延府中竟然没见到几个下人,就算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有也大都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像前面引路的这个半脸老者一样,或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伤残或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老弱,结合老刀和瘸子他们几个的情况来看,估计呼延家的这些下人很可能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当年战场上下来的伤残将士。

    当下李璋三人随着老者进到大厅,不过刚一进到里面,李璋却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吓了一跳,因为这个大厅与其说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客厅,还不如说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个演武场,两侧的兵器架上满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刀枪剑戟之类的兵器,后面还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些石锁、木人之类练武的用具,甚至地面也没有铺常见的青砖,而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以黄土铺成,这样也方便练武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我们西边新搬来的邻居?”还没等李璋从震惊中缓过神来,忽然只听一个粗豪的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李璋顺着声音抬头看去,只见厅中的主位上坐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壮汉,身材高大健壮,大圆脸大眼睛大鼻子,反正他身上长的东西好像都比一般人大两号,满脸的络腮胡子,坐在那里不怒自威,让人不敢小视。

    “正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在下!”李璋这时微笑着上前向对方行礼道,刚才他听引路的老者说对方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四老爷,应该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呼延赞的四儿子,据说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呼延赞最有出息的一个儿子,名字好像叫呼延必显。

    “你家大人呢,怎么派一个孩子来拜访,这成何体统?”只见呼延必显眼睛一瞪道,他听说有新邻居来拜访,刚开始还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挺高兴的,毕竟他们呼延家的名声不好,很少有人愿意登门,却没想到拜访的竟然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个十几岁的孩子,早知道他就应该让自己的儿子接待。

    “呼延将军有所不知,在下家中还没有搬过来,昨日只我住在新家之中,今天早上听到贵府中人喊马嘶,又听闻呼延老将军的功绩,因此特来拜访!”李璋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爹那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运气好,赶上了打仗的好时候,这才立了点功劳,要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我们兄弟几个生在乱世,肯定不比他差!”果然什么样的人生什么样的儿子,呼延必显听到李璋夸他爹,非但没有高兴,反而还说出这么一番让人目瞪口呆的话。

    李璋也第一次见到这么不按套路出牌的人,当下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愣了一下,随后这才反应过来强笑道:“呼延将军所言极是【北宋大表哥】,今天早上我看将军与其它几位呼延将军演武,的确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威武雄壮之极,只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小子今天来却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有事相商!”

    “别说这些客套话,有什么话就尽管说!”呼延必显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个直性子,而且也不喜欢和李璋这么一个孩子浪费时间,所以这时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这么回事,将军早上演武虽然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好事,但也实在太吵了,咱们两家相邻而居,彼此也应该相互体谅,所以我想将军能不能把演武的时间改一改,比如晚一个时辰,毕竟我家中还有幼妹,我也怕吓到孩子!”李璋十分客气的道,邻里之间的关系本来就很麻烦,而且对方也没犯法,所以他也尽量不触怒对方。

    “呵呵,原来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这么一回事,不过当初王钦若住在我们家隔壁时,也曾经这么提过,你可知道他后来什么会搬走?”呼延必显说到最后时,脸上也露出得意的笑容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李璋这时眉头一皱问道,因为他感觉对方话中带着几分不友好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嘿嘿,其实我们的确把演武的时间改了,只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把时间改为三更时分,最后王钦若受不了,这才自己搬走了!”呼延必显再次得意的一笑道,能把堂堂一位宰相逼的搬家,这也一举奠定了他们呼延家在文武百官中无人敢惹的局面。

    “呼延将军,我们李家自然无法与王钦若相比,我父亲也只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个小小的草场提点,身份地位远无法与各位将军相比,只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在下希望将军也为别人考虑一下,毕竟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所有人都会在天亮前起床!”李璋当下也皱起眉头道,呼延必显的话中已经带上了几分威胁的意味,他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个吃软不吃硬的人,这时自然也有些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娇气,我们呼延家的孩子,从小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听着战鼓声长大的,也从来没见哪个孩子早上起不来床,而且我们这些武将每天演武还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为了保家为国,我们连命都可以豁出去不要,你们这帮当官的就不能早起一点?”呼延必显同样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个吃软不硬的性子,当下对李璋的话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不屑一顾道。

    “将军这话就有些不讲道理了,国事与家国怎能混为一谈?”李璋再次眉头一皱道,他发现呼延必显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一个浑人,和这种人讲道理似乎有些说不通。

    “什么国事家事,在我眼里都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一回事,反正我们家的规矩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这样,每天天亮之前就要开始演武,你们要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受不了,那就别搬进来!”呼延必显当下蛮不讲理的道。

    有什么样的爹就有什么样的儿子,呼延必显并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什么错,甚至还觉得李璋有些无理取闹。其实这件事也无所谓对错,只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双方的生活习惯不同,这才造成了冲突,当然呼延家在公德上肯定有亏,但要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他不想改,李璋也拿他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呼延将军,在下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带着诚意前来,希望你也能体谅一下左邻右舍,不要只顾着自己!”李璋这时强忍着怒火再次道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诚意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你的事,我们家的事我们自己会处理,用不着别人说三道四!”呼延必显这时一拍桌子道,说完站起来就走,显然不想再和李璋这么一个孩子再废唇舌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李璋本来对呼延家还颇有好感,现在也被搞的怒火中烧,但却又没有任何办法,毕竟这的确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呼延家的家事,人家不愿意改,他也不能把对方告到官府去。

    “走!”谈判破裂,李璋也没必要再留下来,当下也气呼呼的站起来转身就走,野狗也急忙跟上,老刀则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叹了口气,他早就猜到会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这种结果,毕竟呼延家恶名在外,连王钦若的面子都不给,更何况李璋这么一个孩子了。

    那个少了半边脸的老仆刚才也一直在大厅中,看到李璋气呼呼的离开,当下也同样叹了口气,随后犹豫了一下竟然追上李璋道:“这位公子勿怪,我家老爷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这种脾气,不过我家的信哥儿倒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个讲理的人,等下我去和他说说,说不定能让他劝一劝老爷!”

    “多谢老丈,不过还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不麻烦了!”李璋这时也在气头上,而且在他看来,一个老仆能有什么能量,还不如自己想办法解决这件事。

    李璋说完也气呼呼的离开了呼延家,而这时李璋也带着人开始搬家,只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呼延家的事情不解决,恐怕他们以后就别想睡个囫囵觉了!
友情链接:穿越小说  说说大全  战国赵为帝  圣龙图腾  我的绝色美女房客  重生修仙我为王  九御神王  最强狂兵  龙组兵王  字幕库  IT百科  全职高手  无敌超神奶爸  战神狂飙  好名字  九御神王  花百科  逆剑狂神  中国玉米网  棉花糖小说网  如意小郎君  寸芒  大族激光  工作总结  论文大全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