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北宋大表哥 > 历史军事 > 北宋大表哥 > 第一百二十二章 金山要债
    “李璋!”

    “金山!”

    当李璋和金山在呼延家的大门相遇时,两人都露出惊讶的表情,随后李璋就高兴的上前道:“金山你怎么在这里,这段时间怎么一直没见过你?”

    金山看到李璋也同样十分惊讶,不过听到李璋的话却露出尴尬的神色,其实自从知道李璋的真正身份竟然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太子的表哥后,他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吓了一跳,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否该再见李璋,所以这段时间也刻意没再找过他。

    “咳,听说你现在已经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太子伴读了,我还没来得恭喜你呢。”金山这时也干咳一声道。

    李璋精明无比,看到金山的样子当即也明白了他的想法,于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也不由得笑道:“什么伴读不伴读的,我还是【北宋大表哥】那个李璋,以后你有空就常来我家坐坐,旁边这家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!”

    李璋说到最后指了指自己的府邸,结果这让金山再次一惊,不过随后看到李璋真诚的笑容,这让他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心中一暖,当下也点头笑道:“用不着以后,等下我处理完了呼延家的事情,就立刻去你府上看看!”

    “那敢情好,不过你这身材怎么没什么变化,不会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你减肥时又偷懒了吧?”李璋这时忽然上下打量了一下金山,这么长时间不见,金山依然还是【北宋大表哥】那么胖,如果他一直按照自己的办法减肥,应该会瘦下来很多才对?

    “本来很有效果,但一个月前,我娘去洛阳的白马寺上香还愿,她这一走,我这肥肉又长回来了!”金山这时也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道。

    李璋听到这里也有些哭笑不得,平时有金夫人监督着,金山倒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能坚持减肥,可是【北宋大表哥】金夫人一走,以金山的意志力自然坚持不下来,看样子除非金夫人守着他一年,否则别想把身上的肥肉减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认识?”正在这时,呼延守信终于找到机会开口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我朋友金山!”李璋这时替他们介绍了一下,随后又有些奇怪的向金山问道,“金山你来呼延家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金山听到这里却有些为难的看了呼延守信一眼,从对方脸上的纹身上,他也猜到呼延守信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呼延家的人,而且李璋和对方还是【北宋大表哥】邻居,这让他以为李璋和呼延家的关系不错,不过他今天来呼延家可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金大哥,不知你登门拜访可有什么事情?”这时呼延守信也向金山开口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只见金山这时再次迟疑了一下,接着忽然拉着李璋来到一边,用自己庞大的身躯将其它人挡在后面这才低声问道,“你和这个呼延家的关系很好?”

    “不能说好,甚至还有点矛盾,昨天我登门拜访还碰了一鼻子灰,今天打算再来试试。”李璋也低声回答道,金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开赌场放贷的,除了见朋友,一般能让他亲自登门的可没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听到李璋和呼延家没什么关系,金山当即也松了口气道:“那我就放心了!”

    金山说完又转身来到呼延守信面前,随后从怀里掏出一份借据道:“既然小哥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呼延家的人,那我也就直说了,这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呼延守义在我们那里写下的借据,而且已经超出了还钱的期限,如果你们方便的话,还请帮他把钱还了吧,否则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!”

    “还钱?三哥怎么会欠你钱?”呼延守信听到金山的话却不由得一愣,随后接过借据看了一下,结果当看清楚上面的金额时,也不由得惊叫一声道,“怎么可能,三哥怎么会借了五百贯!”

    “这五百贯还只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本金,如果算上利息只会更多!”金山这时把借据从呼延守信手中抽回来小心的放在怀里道,他今天来呼延家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要帐的,本来这种事用不着他亲自出马,只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呼延家好歹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贵族,一般的打手根本进不来,因此他才以拜访的名义登门,毕竟五百贯也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个小数目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我做不了主,需要禀报给家中的长辈!”呼延守信虽然精明强干,但面对这么大的债务也有些慌张,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家中的收支情况,本来他们家就没什么产业,只靠着几位长辈的薪俸早已经有些入不敷出,现在又背上这么大的债务,恐怕家中根本拿不出这笔恰颈彼未蟊砀纭慨。

    “如此最好,那我就见一见你家的长辈!”金山这时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一笑道,他开赌场虽然违法,但放贷可不违法,而且这借据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真的,如果呼延家不肯还钱的话,那怕告到官府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他有理,更何况呼延家已经没落了,别人怕呼延家,他可不怕。

    呼延守信当下请金山和李璋进到客厅坐下,然后快步去找家中的长辈,结果不一会的功夫,就见一群人涌进了客厅,为首的四人中有一个正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李璋昨天见过的呼延必显,另外三位和他长的极像,只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年纪要大一些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小子,昨天被我赶走了,竟然又想出这样的办法,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欺我们呼延家无人?”呼延必显看到李璋先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一愣,随后就十分恼火的道,他以为金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李璋找来的,为的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借要债的机会逼他们呼延家答应李璋昨天提的条件。

    “父亲误会了,李小哥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我找来的,然后我们两人在门口才遇到了这位金山,他们并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一起的!”这时呼延守信立刻出来替李璋解释道,刚才他去内宅还没来得解释清楚,呼延必显等人一听有人来要债,就全都跑到前厅了,他无奈之下也只能跟着来了。

    “呼延将军不要误会,我和金山虽然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朋友,但我们来的目的却不同,你们的事情紧急,我可以先缓一缓!”李璋这时也微笑着开口道,相比扰人清楚这种小事,欠债的确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大事了,更何况还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五百贯,对任何人来说也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人小数目。

    “呼延将军,呼延守义在我这里借了五百贯,本来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上个月就要连本带利还清的,可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现在都过去一个月了,他不但不还钱,而且还见不到人,我没办法才只能找上门了,还望呼延将军海涵!”这时只见金山也抱拳开口道,要债的人也不全都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凶神恶煞,先礼后兵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最常用的手段,毕竟他们主要还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为了把钱要回来。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,守义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借这么多钱?”金山的话音刚落,只见那个年纪最大的老者一脸怒火的道,他正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呼延必显的大哥呼延必兴,而呼延守义也正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他的三儿子。

    “呼延将军这话就不对了,你儿子亲手写的借据还在我这里,刚才那位呼延小哥已经看过了,相信他也能认出自己兄长的笔迹,更何况你也可以把呼延守义叫来,咱们当面对质!”金山这时却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老神在在的道。

    金山来之前早已经调查过呼延家的情况,也知道对方虽然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将门,但想要一下子拿出五百贯也有些困难,所以才会亲自登门要债。另外他还想借着这件事立威,毕竟连恶名在外的呼延家都得乖乖交钱,以后还有谁敢欠债不还?

    “守义那个混帐呢,怎么没在这里?”呼延必兴这时也扫视了一下身后,结果发现家里的其它子侄都来了,但唯独少了呼延守义,这让他也十分恼火的怒道。

    “三……三哥刚才还在后院,但好像没有跟来。”这时有人吞吞吐吐的开口道,虽然呼延家都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一帮武夫,但也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弱智,这时看到呼延守义不在,已经猜出这个钱很可能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他欠下的。

    “去把他给我带来!”呼延必兴这时也怒吼一声道,随即有两人飞奔到后院,不一会的功夫,只见他们就带着一个身材高大,但却神情慌张的男子进到客厅,眼神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躲躲闪闪的,都不敢与呼延必兴等人对视。

    “畜生!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你欠的钱?”呼延必兴这时再次怒吼道,虽然他已经猜到了事实,但心中还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存着万一的奢望。

    “爹,我……我……”呼延守义这时也变得吞吞吐吐,眼神也更加的慌乱,这时不用他再说什么别人也知道,当下呼延家的所有人也都露出几分失望的神色。

    呼延守信这时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叹息一声,对呼延守义的欠钱这件事,他即感觉意外又觉得在情理之中,说起来呼延守义在他们兄弟中也十分的出色,论起武艺、骑术都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数一数二的,但却有一个致命的缺点,那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好赌,只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以前他还有分寸,一般不会赌的太大,但这次却太过了,一下子欠下五百贯,家里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。

    “畜生,你……你好赌也就罢了,竟然还去借钱,今天我非打死你不可!”呼延必兴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气的全身直哆嗦,当下抽起旁边兵器架上的棍子,照着儿子搂头盖脸的一顿乱打,呼延守义也不敢躲,就这么抱着头任由老爹发泄怒火。

    “呼延将军,您要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想教训儿子可以换个时间,咱们还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先把这个钱还了吧!”这时金山却开口阻止道,他还真怕呼延必兴把呼延守义给打死,到时他找谁要钱去?
友情链接:锦衣夜行  明朝败家子  毕业论文网  圣龙图腾  最强逆袭  美食供应商  重生修仙我为王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大魏宫廷  房贷计算器  斗战狂潮  最强终极兵王  广东高考网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星峰传说  励志故事  极品全能学生  努努书坊  天天美食  作文吧  吞噬星空  铸天之景  健康报网  太初  减肥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