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北宋大表哥 > 历史军事 > 北宋大表哥 > 第二百九十六章 韩琦拜访
    韩琦一帮年轻的士子向守门的僧人讨来笔墨,然后就来到外墙处准备题诗,不过就在这时,忽然只听有人高声叫道:“快来看,这里有柳七郎的笔墨!”

    柳七郎也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柳永,原名三变,后改为柳永,又因为行七,所以人称柳七郎,他在这时已经初有名气,虽然他屡试不第,但却因为词风清丽婉约,成为读书中有名的才子,据说只要柳词一出,眨眼间整个京城都会传唱。

    “黄金榜上,偶失龙头望。明代暂遗贤,如何向。未遂风云便,争不恣游狂荡。何须论得丧?才子词人,自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白衣卿相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有人也开始轻吟墙上柳永的词,只不过韩琦听了几句却开口打断道:“众位,咱们明年就要参加科举了,现在读这首《鹤冲天》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不太好?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韩琦的话也都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立刻醒悟过来,原来这首《鹤冲天·黄金榜上》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柳永落第后写的,词中满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落榜后的失意不满和恃才傲物,虽然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好词,但对他们这些要参加科举的士子来说可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什么好兆头。

    “稚圭兄,咱们都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圣人子弟,何须在意这些,我对柳七郎的这首词就相当喜欢,等下一定要誊写下来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!”正在这时,只见刚才那个永叔兄再次站出来开口道,他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个狂傲的性子,平时也颇有些持才傲物,所以他对柳永也有种惺惺相惜之感。

    听到这位永叔兄的话,韩琦只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微微一笑并没有再说什么,因为他了解这个永叔兄的性子,在这种事上与他争论根本没有任何用处。反倒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其它人感觉有些不吉利,与永叔兄争论了几句,但却被对方的口才驳的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既然发现了柳永的词,于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其它人也开始仔细观看墙上的其它诗词,不时就能发现一些出自名家的诗词,这也引得不少人纷纷吟诵起来。

    “《青玉案·元夕》,东风夜放花千树,更吹落,星如雨。宝马雕车香满路。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终于有人发现了李璋留下的青玉案,随着这个人的诵读,也慢慢的吸引了周围其它人的注意,毕竟这首词的意境、用词都远超其它词,哪怕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与柳七郎相比也不落下风,特别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最后那句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”,更让整首词的意境达到一个巅峰,这让所有人都默默无语,好半天都没有从词中的意境中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词!好词啊!这首元夕一出,恐怕日后再无上元词能超出其右了!”过了好一会儿,这才忽然有人高声叫道,而他的声音也让众人纷纷醒悟过来,一时间所有人都在讨论着这首词。

    “本来还想写首应景的诗词在这里,可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看到这首词后,在下也实在没脸献拙了!”只见那个一向狂傲的永叔兄这时也忽然摇头沮丧的道,他向来不服于人,但在看到这首词却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甘败下风,值得一提的是【北宋大表哥】,这位永叔兄双姓欧阳,单名一个修字,他与韩琦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同科的进士,当然现在两人都还只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普通的士子。

    “咦,奇怪,这首词明显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刚写上去的,应该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今晚所写,可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为何上面没有署名?”正在这时忽然有人再次叫道,墙上的诗词一般都会留下作者的名字,但唯独这首词却没有署名。

    经过这个人的提醒,其它人也发现了这一点,当下也纷纷讨论起来,毕竟这么上乘的一首传世之作,但却没有作者的名字,这可实在太奇怪了,毕竟做为读书人都喜欢以诗词扬名,而这明明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个扬名京城的好机会,但对方却白白浪费了,不知道对方是【北宋大表哥】遗漏了还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故意没写?

    “这个字迹……”正在这时,只见一直没有开口的韩琦却忽然皱着眉头道,刚才他虽然也为这首词而倾倒,但他的注意力却主要放在上面的字迹上,因为他感觉这个字迹十分眼熟,甚至隐约猜到了一个人,但却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好词,但字的确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差了些,仔细观看还有些怪异,不过对方也许专精于词,毕竟并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所有人都擅长书法。”旁边的欧阳修这时也开口道,他也注意到这首词的笔迹有些怪,虽然对普通人来说也算不错了,但与如此上乘的词相比却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差了些。

    欧阳修的话也得到了其它人的赞同,不过韩琦却知道他们误会了自己,因为他之所以注意词的笔迹,主要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因为他见过同样的笔迹,这几年他虽然不在京城,但与李璋也偶尔有书信往来,所以对李璋的字迹还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十分熟悉的,特别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李璋前世时有硬笔书法的底子,现在写毛笔时也会不自觉的带上几分硬笔书法的影子,在大宋也算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独一份了。

    不过韩琦虽然猜测这首词出自李璋之手,但他并没有说出来,因为在他的印象中,李璋虽然聪明绝顶,也懂得许多的奇怪的道理,但对诗词却好像没什么研究,所以他也不敢相信这首绝妙的上元词会出自他之手。

    欧阳修他们并不知道韩琦的想法,当下也对这首词大加点评,然后又纷纷拿笔开始抄写下来,本来他们借来笔墨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想题诗的,但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看到这首词后,却再也没有这个心情了,现在刚好把这首新词记下来,因没有纸,所以有人直接写到了自己的衣襟上。

    欧阳修在心中默记下这首词后,忽然转身来到大相国寺的门前,然后向守门的僧人询问了一下,希望能从他们那里打听到这首词的作者,但守门的僧人却说今天来题诗的人实在太多了,所以他们也没有注意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僧人倒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十分精明,看到这些读书人对这首词如此重视,于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也立刻禀报了里面的知客僧,随即就有僧人把这首词保护起来,因为他们知道,经过这些年轻士子的宣扬,很快这首词就会名气京城,到时肯定有不少人前来欣赏。

    韩琦这些人在大相国寺门前讨论了许久,最后直到天色大亮这才离去,不过有些人却没有休息,反而精力充沛的跑去找朋友分享这首新词,结果一传十、十传百,短短一天之内,这首词就开始在京城中流传开来,同时也吸引了不少人跑去大相国寺门前欣赏。

    只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对于这首词的作者,所有人都十分的好奇,但猜来猜去却没有任何结果,也没有人宣称这首词出自自己之手,毕竟这首词的笔迹很奇特,别人也很难模仿。

    韩琦回到住的客栈却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辗转难眠,他二哥韩瑄去年升官,去了南方做判官,所以他在京城也没地方住了,毕竟韩瑄当初也没在京城买宅子,而且韩琦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过年后才来到京城,住在这里也不过七八天,这座客栈有不少像他这样的士子,比如欧阳修等人也大都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韩琦本来并不打算去见李璋,要知道现在李璋可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大宋有名的权贵,不但与宫中关系密切,而且自己也立下了军功,同时还掌管着极其重要的火器监,相比之下,韩琦却还只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个普通的读书人,这种地位的逆转之下,也让韩琦不太想去见李璋。

    另外韩琦也想凭自己的实力考上科举,对这点他还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有信心的,毕竟他从小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有名的神童,当初在京城时也结交了不少人,在年轻的士子中也颇有名气,中举对他来说并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太难,所以他想在中了进士后,再去拜访李璋,这样两人在地位上也不会相差太大。

    不过今天的那首词却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打乱了韩琦的计划,词的笔迹很明显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李璋的,这点他相信自己的绝不会看错,那么独特的笔迹,别人想模仿也模仿不来,可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李璋真的会写出如此精妙的词吗?

    想到上面这些,韩琦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怎么都睡不着,哪怕他玩了一夜明明感觉身体很累,但却没有丝毫的睡意,脑子里也一直想着那首词,而且他很想现在就去找李璋问恰颈彼未蟊砀纭垮楚。

    最后韩琦一直在床上折腾到快中午时,实在感觉睡不着,于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他索性起床穿好衣服,然后在客栈随便吃了点东西,然后在大街上转了几圈,最后终于还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决定去李璋那里问个清楚,否则他实在难以心安,而且他来京城这么久,不去拜访一下李璋也有些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这时已经下午了,韩琦估计李璋应该也睡醒了,所以就去买了点礼品,然后打听了一下李璋的住处,这才迈步向李璋家走去。

    当初韩琦离开京城时,李璋还没有与刘娥相认,一家人也住在吃食店里,但现在李璋却已经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大宋有名的外戚,府邸还曾经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王钦若的相府,所以韩琦也很容易就找到了李璋的家,然后就将自己的名字报上,门子也立刻向里面通传,毕竟韩琦一身读书人的打扮,明年又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大比之年,所以门子也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李璋这时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刚睡醒,正准备吃点东西,却没想到韩琦竟然前来拜访,这让他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大喜过望,立刻快步跑出来亲自迎接。
友情链接:社保查询网  铸天之景  娱乐大头条  调教大宋  减肥方法  开天录  星座网  扶蜀  诸天最强大咖  笔趣阁  开天录  大魏宫廷  明朝败家子  励志名人名言  开天录  明朝败家子  明末第一贼  金庸网  极品最强大少  经典语录  五行天  史上最强重生者  逆天邪神  极品全能学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