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北宋大表哥 > 历史军事 > 北宋大表哥 > 第三百五十八章 操练(上)
    曹佾躺在硬梆梆的床板上怎么也睡不着,最后索性起来打坐,他从小喜欢道藏,小小年纪就精通道书,并且与京城各个道观里的道长都有交往,如果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他家中反对的话,说不定他早就出家做道士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本来应该在龙土观与青松道长谈论练丹之道的。”打坐中的曹佾这时忽然暗叹口气自语道,他的心一直静不下来,打坐自然也没有什么效果。

    “小弟,你就别折腾了,快点睡觉吧,这武学还不知道会怎么折腾咱们呢?”正在这时,只见曹佾头顶上的床铺伸出一个脑袋对他道,这个人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曹佾的堂兄曹依,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他二伯家的儿子,比他大几岁,同样也被家里送到了武学。

    事实上只要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十二到十八之间的曹家男子,只要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身体没毛病的,全都被送到了武学,因为现在曹玮当家,他们这帮子侄辈全都得听他的,更何况曹玮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武学的第一任山长,他们曹家当然要全力支持。

    “十哥,武学毕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四伯的地盘,他真的会一点也不照顾咱们吗?”曹佾这时还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有些不敢相信的道,事实上从来到武学后,他就有点晕乎乎的,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,就像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做梦一样。

    “四叔常年不在京城,你年纪又小,所以可能不太了解四叔的脾气,我听我大哥说,四叔的脾气甚至比大伯还要严厉,而且武学这地方又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培养将领的,我估计接下来咱们肯定有苦头吃了!”曹依这时再次开口道,他其实也只比曹佾大两岁,在家族兄弟中排行第十,两人一个十三,一个十五。

    “十哥倒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说对了,四叔肯定不会留情的,甚至说不定会拿咱们做样子,到时咱们恐怕比别人更受罪。”正在这时,对面的一张床上也有一个翻身道,这个人同样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名叫曹代,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曹佾三伯曹珝家的小儿子,在家族中排行第十二。

    曹佾听到两个兄长的话,当下也露出几分害怕的表情,他虽然出身将门,但从小就没学过什么武艺兵法,最大的兴趣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研究道藏,甚至想有朝一日飞升成仙,却没想到现在竟然被逼着来到这个什么武学,难道日后真的做一个武夫不成?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消停一会,再不睡的话,明天早上有你们受的!”正在这时,曹代的上铺终于忍不住开口道,房间里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四人同住,刚巧他们曹家的兄弟三人分到一起,而剩下的一个却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他们曹家的人。

    “呼延兄不要这么凶嘛,我听说你四叔可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武学的骑射教头,你说他会下死手操练我们吗?”这时曹依却是【北宋大表哥】陪笑道,曹代的上铺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呼延家的人,名叫呼延守勇,正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呼延必显的侄子,同时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呼延守信的堂弟,今年也才十五岁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们家的家风你们又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不知道,天不亮前必须起床习武,练的让长辈不满意不许吃饭,严重一点就得挨鞭子,其中就数我四叔最严厉,反正你们就做好最坏的打算吧!”呼延守勇当下再次一笑道,他反正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在家里习惯了,所以根本不怕武学中的操练,但像曹依这些纨绔子弟就完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果然,听到呼延守勇的话后,曹依兄弟三人也全都叫苦连天,这还没有开口操练呢,他们就已经感觉自己的人生一片灰暗了。

    不过接下来他们也不敢再说话了,因为现在已经快三更了,按呼延守勇的说法,天不亮就要起床,如果再不睡就没时间了,所以房间里的四人也纷纷闭上眼睛开始睡觉,不过其它宿舍中却还时不时的传出说话声,毕竟他们第一次离家住在了武学的宿舍中,有不少人都十分的不适应,这时也根本让睡不着。

    第二天凌晨时间,曹佾睡的正熟之时,忽然被外面一阵刺耳的铜锣声惊醒,紧接着就听到外面似乎有人喊着什么,而对面床上的呼延守勇已经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,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曹佾三人这时还没有反应过来,但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看到呼延守勇的样子,当即也跳起来开始穿衣服,这时却只听外面传来一个粗豪的声音大喊道:“快点起床,校场集合,晚到者罚跑十圈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曹佾立刻认出了这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呼延守勇那位四叔的声音,当即动作也更快了,随后三人一起涌出门外,而这时外面的人还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很少,毕竟这些人大都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纨绔子弟,根本没有早起的概念,这时被吵醒非但没有起床,反而还在大声报怨。

    不过呼延必显可不会惯着他们,当下挨个进门叫人,只要看到有人没起床,当即上去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几脚,然后提着人就扔了出去,连衣服都不让穿就必须去校场,这帮纨绔子弟哪受这种罪,当下一个个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哭爹骂娘的,结果呼延必显打的更狠了,最后终于没有人敢再反抗,老老实实的跑出去了,只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有不少人都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光着屁股。

    这时已经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秋天了,凌晨又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一天中最冷的时候,所以这帮光着身子的将门子弟一个个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冻的直哆嗦,不过呼延必显可不管这些,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被他叫出来的人全都被他赶到校场,然后拿着鞭子就在后面撵着他们跑步,谁敢落后他上去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一鞭子。

    面对呼延必显这个凶神恶煞,这帮将门子弟刚开始还有敢大声咒骂,毕竟他们的出身比呼延家显赫多了,根本不敢对方,可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呼延必显却不管对方什么出身,只要敢出声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批头盖脸的一顿鞭子,跑的慢也要挨鞭子,可以说呼延必显就像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撵狗一样,把这帮将门子弟赶着往前跑。

    跑了不到两圈,这帮人终于安静了,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他们不敢骂,而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没有力气骂了,除了前面十几个呼延家的子弟面不改色外,剩下的绝大部分人都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气喘吁吁,他们的虽然年轻,但体力却连呼延必显这个老年人都不如,明显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缺少锻炼。

    李璋这时打着呵欠站在校场旁边的高台上,旁边的曹玮却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气的脸色铁青,虽然他早知道这帮将门子弟不成器,但也没想到竟然差到这种地步,连最基本的体力都没有。
友情链接:就爱读小说  情话网  理财知识  落秋中文  中世纪崛起  中国会计网  美食供应商  全本书屋  明末第一贼  中国会计网  中华养生网  励志故事  最强狂兵  超级兵王  中华养生网  全球高武  管理资料下载  都市之归去修仙  牧神记  超级无上神帝  毕业论文网  秦吏  调教大宋  盛唐风华  寸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