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北宋大表哥 > 历史军事 > 北宋大表哥 > 第五百七十章 意外收获
    宴会一直持续到傍晚时分才结束,而这时郑关等人也都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喝的酩酊大醉,李璋从一开始就表示自己不善饮酒,所以一直以茶代酒,所以他成为参宴人中唯一没有喝醉的人。

    天色已经不早了,李璋也准备起身告辞,不过李植这时却借着酒劲再次开口挽留道:“天色已晚,不如李兄就在家中歇息吧,你我也好秉烛夜谈!”

    看着李植说话时发光的双眼,李璋也不由得再次打了个寒颤,随即就开口拒绝道:“多谢汝培兄的好意,不过客栈那边还有一些事情需要我去处理,所以实在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不能在外面过夜,还望汝培兄见谅!”

    李璋的话也让李植再次露出失望的表情,不过他倒是【北宋大表哥】颇有涵养,这时依然没有强求,并且还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想要亲自送李璋出门,但却被李璋劝住了,随后李璋在一个下人的带领下出了李府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里,李植几乎每天都找借口来见李璋,而李璋也强忍着不适与李植这些人厮混,不过他的主要目标并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李植,而是【北宋大表哥】郑关这些人,因为他可以从这些人口中打听到一些关于李植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天上午,李植再次邀请李璋等人去城外钓鱼,钓鱼的地方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运河旁的一条支流,据说河中特产一种白色的小鱼,最大不过巴掌长,但却极为鲜美,而且用渔网很难捕捞,最好的办法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垂钓。

    李璋很少有时间钓鱼,但今天的运气却不错,一上午钓了二三十条钱,有大也有小,再加上李植等人的收获,足够他们饱餐一顿,而且李植来的时候就带上了炊具,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为了在外野营,倒也别有一番风趣。

    中午做饭的时候,李璋与郑关一起去拾柴,本来李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想让李璋留下与他一起处理食材的,但李璋却找了个借口与郑关一起出来了,因为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,他发现郑关虽然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,但他只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好女色而非男色,所以李璋宁可与这个色鬼在一起,至少这样让他感觉安全一些。

    两人边走边闲聊,而这时李璋忽然开口问道:“郑兄可有妻室?”

    “已有一妻七妾,可惜这些女人却都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不能下蛋的鸡,到现在都没能为我添下一男半女!”郑关这时也随口回答道,只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说到子嗣时也露出无奈的表情,这让李璋也暗自一笑,如果之前的赵祯遇到这个郑关,两人肯定会有共同语言,不过现在赵祯已经有一个儿子了。

    “李兄可已婚配?”郑关接着也向李璋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早在几年前就已成亲,现在只有一女。”李璋也笑着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李兄与我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同病相怜之人。”只见郑关听到李璋的话也对他露出一个心有戚戚的表情,这让李璋先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一愣,随后这才明白过来,在这个时代女儿根本不算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子嗣,所以郑关听到自己只有一个女儿时,也默认了自己和他一样没有子嗣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璋也有种哭笑不得之感,不过他也懒得解释,却没想到只见郑关这时忽然对李璋诡异一笑道:“如果汝培兄知道李兄已经娶妻生女的话,恐怕会很失望的?”

    李璋听到这里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心中一动,但表面却做出不解的表情追问道:“郑兄为何这么说,我成亲与否与汝培兄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哈哈哈哈~”郑关这时却打了个哈哈不愿解释,不过从他的表情上,李璋也能猜到一些,说起来郑关这个颇喜欢八卦,平时聊天时他对永城的一些风流韵事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了若指掌,不过这次牵扯到李植这个朋友,所以他可能也有些不好意思开口。

    “对了,汝培兄与你们年纪相当,可为何听说他还没有成亲?”李璋这时忽然再次开口问道,这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他最想打听的事,而且李植的婚事那么传奇,郑关肯定会感兴趣。

    果然,一提李植的婚事,郑关也立刻来了精神,只见他扭头看了看周围,随后这才压低声音道:“不瞒李兄,其实汝培兄之前成过亲,而且连堂都拜了,可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在入洞房时发生了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意外?什么意外?”李璋这时心中激动,但表面却还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尽量克制自己的表情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不能说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意外,只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汝培兄不愿意洞房,甚至他本来就不愿意成亲,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李伯父非要逼着他成亲,并且成亲当天几乎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让下人硬押着他拜了堂,并且还亲眼看着汝培兄与新娘入了洞房,可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李伯父却没想到,汝培兄在进了洞房却连新娘子的盖头都没打开,随后就从窗子跳,并且翻墙逃跑了。”郑关果然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个八卦之徒,当下把李植逃婚的事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不过李璋听后却有些失望,因为郑关讲的与他知道的版本并没有什么不同,然而就在这时,忽然只见郑关再次鬼鬼祟祟的看了看周围,随即开口道:“李兄你可知道汝培兄为何要逃婚?”

    李璋本来就想问这个问题,现在听到郑关主动说出来,当即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求之不得的追问道:“为何,洞房花烛本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人生三大喜事之一,汝培兄为何要跳墙而逃,难道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因为新婚子太丑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汝培兄洞房那天逃跑,李伯父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大发雷霆,但也只能帮他收拾这个烂摊子,而李伯父对外宣称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汝培兄自幼学道,所以坚决不肯成亲,只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实际恰颈彼未蟊砀纭块况嘛……”

    郑关说到这里时故意卖了个关子,而李璋也十分给面子的再次追问道:“实际恰颈彼未蟊砀纭块况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什么,难道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汝培兄有暗疾?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次李兄你倒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猜对了,不过说暗疾也不合适,只不过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因为汝培兄不好女色,而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好男色,特别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像李兄这种英俊帅气的男子,更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汝培兄的心头好!”只见郑关这时不怀好意的盯着李璋笑道。

    虽然心中早有预料,但李璋还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打了个寒颤,随即半真半演戏的向郑关苦笑一声道:“郑兄你可别开这种玩笑,我对男人可没有一点兴趣。”

    听到李璋的话,郑关却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有些可惜的摇头道:“其实我也早就看出来了,李兄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好男风之人,看来汝培兄的一番苦心也要白费了!”

    李璋看到郑关的表情也有些无奈,不过这个郑关虽然好色,但也有一些优点,比如他就比李璋要包容,自己喜好女色,但对好男色的李植也没有任何排斥,反而还成为好朋友,这点李璋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“对了,说起汝培兄的婚事,李兄可知他的那位前妻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谁?”郑关这时似乎又想到一件八卦,当下再次眉飞色舞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!”李璋在心中暗道,毕竟他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为这件事来的,当然他不可能表现出来,于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只能装做好奇的样子再次追问,而郑关也十分八卦,当下将曹家小娘子的身份讲了一遍,并且还特意点明这位曹家小娘子马上就要做皇后了。

    “说起那位曹家小娘子,其实我觉得汝培兄不娶她倒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一件好事。”最后郑关再次有些感慨的道。

    “郑兄的意思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说,汝培兄没娶曹小娘子,今日才会有曹小娘子封后的事?”李璋听到郑关的话再次有些不解的猜测道。

    “不仅仅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这些。”只见郑关这时皱着眉头道,“其实不瞒李兄,我家与曹家也算是【北宋大表哥】颇有交情,那个曹小娘子与我还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儿时的玩伴,所以我对她的性子也颇为熟悉,据我所知,她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个外柔内刚的性子,做事也颇为果决,如果汝培兄真的娶了她,恐怕会被她管的死死的,日后再也别想像现在这么逍遥快活了。”

    李璋听到这里也露出惊讶的表情,没想到郑关竟然与曹小娘子有这么一段渊源,这倒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个意外的收获,不过他对曹小娘子性格的评价倒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十分准确,按照历史上那位曹皇后的表现来看,的确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个外柔内刚,而且性格坚韧的女子,特别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她极为能忍,哪怕面对赵祯对她的种种敌视,她也能安之如怡,一直熬到赵祯去世,这才开始大放光彩。

    时间已经不早了,李璋和郑关也捡了不少的木柴,于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两人抱着木柴回到营地,这时李植正与其它几人生火做饭,说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做饭,但其实有许多都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从家里带来的半成品,只需要简单的处理一下就可以吃了,唯一麻烦些的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那些钓来的鱼,清理干净后直接做成鱼汤,也不用放什么香料,光是【北宋大表哥】那种小白鱼本身的味道就极为鲜美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后,李璋与李植这些人又游玩了一个下午,这才回到客栈休息,不过这时他也在考虑一件事:自己既然已经来了永城,而且曹家就在眼前,那么要不要去见一见曹家的人,如果有机会的话,他也很想见一见那位传说中的曹小娘子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李璋脑子里想着事情时,这时老刀却带着一封信来见李璋道:“老爷,李植忽然派人给您送来了一封信。”
友情链接:调教大宋  回到地球当神棍  赘婿  花都最强医圣  娱乐大头条  中华养生网  房贷计算器  龙组兵王  吞噬星空  全职法师  盛唐之帝国崛起  战神狂飙  圣龙图腾  广东高考网  我闺女是天师  全本小说网  明末第一贼  tplink  全球灵潮  玄界之门  大宋男儿  穿越小说  作文大全  大宋男儿  重活一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