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北宋大表哥 > 历史军事 > 北宋大表哥 > 第六百零六章 拒马城之战(下)
    四更天,拒马城早已经陷入一片安宁之中,整个城池似乎都睡着了,多年的和平早让城中的将士失去了警惕,然而就在这时,拒马河南岸的黑夜之中忽然冲出一支骑兵,睡梦中的桥头守军几乎毫无防备,等到他们被惊醒睁开眼睛时,看到的却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明晃晃的马刀从自己脖颈上划过。

    “啊~”一声凄厉的惨叫划过夜空,也打破了拒马城的宁静,特别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城头正在打瞌睡的守军猛然惊醒,当他们看清下面正在屠杀自己同袍的骑兵时,当即“敌袭”声连成一片,整个拒马城也随之醒来。

    但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一切都太晚了,拒马桥虽然布置了守军,但这些士卒平时主要只负责收税,或者欺负一下宋国的客商,不但人数不多,而且也疏于操练,再加上没有任何防备,面对这支黑暗中杀出的骑兵,他们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,眨眼间就已经被屠戮一空。

    守军被灭,拒马桥自然也落入到骑兵手中,不过桥虽然重要,但他们的目的可不仅仅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桥,特别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城头上的守军这时也反应过来了,已经有稀稀拉拉的弓箭射下,如果再不行动的话,恐怕他们就要错失良机了。

    “冲”随着狄青的一声令下,一车特制的马车冲上桥头,狄青正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这支骑兵的首领,他本就在曹俣手下效力,之前攻打党项时立下大功,现在已经升任为军指挥使,掌管着火枪军中两千五百名骑兵,这次打前锋的任务也被曹俣交给了他。

    只见特制的马车一路狂奔来到城门洞下,城头上的守军也发现了这辆马车的异常,当即想要推下滚木阻拦,但却为时已晚,只见马车冲进门洞后,车上的将士立刻解下马匹,随后点燃了什么东西后,这才打马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~”随着一声巨响,城头上的辽军只感觉自己脚下坚实无比的城墙,这时却像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变成了海浪一般,猛然抖起一朵浪花,把城头上的守军全都掀翻在地,而坚固的城门也立刻被炸成了碎片,毕竟城门再怎么坚固,主体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木制的,远不及土石建造的城墙,所以城门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最容易炸开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冲!”狄青看到城门炸开,当即大声命令道,随后就第一个冲向城门,而他身后的骑兵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人人当先,这时城头上的辽军虽然也拼命的向下射箭,但根本挡不住这支骑兵的冲锋,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杀进城中。

    城中的守军虽然已经被惊醒,但因为事先没有准备,这时也像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无头苍蝇似的四处乱窜,而狄青率领骑兵杀进城中后,立刻四处放火,遇到顽强的抵抗时就乱扔手雷,反正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尽可能的扰乱城中的秩序,为后面的主力大军进城做好铺垫。

    城中的守将这时也赶到城头,立刻指挥着手中的兵力准备反扑,毕竟他手中好歹也有三千守军,这时他也发现杀进来的竟然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从来没被他们放在眼里的宋军,这让他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又羞又怒,就算他今天打败了这支宋军,但日后传出去的话,恐怕他也会成为辽军中的笑柄,毕竟他竟然被一向懦弱的宋军杀进城中,简直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然而还没等这位守将把命令传达下去,却忽然只听城外再次传来“隆隆”的脚步声,而当他扭头过时,却不由得震惊的瞪大眼睛,虽然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在黑暗之中,但他依然能感觉到远处有一支庞大的军队在逼近,毕竟那种行军时的脚步声绝不会骗人,甚至他从声音中就能分辨出,这支大军的数量绝对超出自己的想像。

    “杀进城中,所有辽军一个不留!”曹俣骑在马上打量着远处灯火辉煌的城头,随即下达了自己的命令,这个命令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刘平早就吩咐过的,三路大军的第一仗一定要快、准、狠,特别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第一仗,必须要把宋军的杀气打出来,毕竟大宋被辽国压制的太久了,连军中的将士对辽军也有一种天然的敬畏,所以第一仗就尤为关键。

    随着曹俣的一声令下,这支火枪军为主力,另外还有一万步兵为辅的大军也立刻杀向拒马城,曹俣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东路军的主将,而呼延守信则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他的副将,毕竟比功劳比资历,呼延守信都比曹俣差一截。

    呼延守信这时也亲率一支大军杀进城中,狄青在城中四处放火扔手雷,已经把城中搅得一片大乱,事实上只靠他手下的骑兵,就能控制住这座拒马城,只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拒马城还需要给主力大军练兵之用,所以他在捣乱的同时,也让人死死的守住城门。

    “杀!”呼延守信指挥着手下的将士开始登上城墙,然后与辽国展开了城墙的争夺战,城墙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辽军守卫的重点,城中大半的兵力都布置在城墙上,这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狄青之前能在城中纵横驰骋的主要原因,毕竟只要城墙不失,辽军随时能把城门堵住,然后把这几千骑兵困死城中。

    只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城中守军做梦也没想到,宋军这次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竟然动用了这么多的兵力,哪怕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在黑暗之中,他们也能估算出这支杀进城的宋军绝对不下于两万,如果城门未破,他们还有信心凭借城墙死守,等待后方的援军,可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现在对方已经杀进城中,并且攻上城头,这让所有辽军心中都生出一股绝望之情。

    “呯呯呯……”火枪军登上城头,一排排的枪手轮流上前射击,而当击溃顽抗的辽军后,两侧的长矛手也立刻上前追杀,如果再次遇到强敌,火枪手会再次上前将强敌击溃,双方的配合简直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后面的呼延守信看着这些火枪军与长矛手间的配合,当下也不由得露出赞叹的表情,第一批杀进城的都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经验丰富的西北军,毕竟西北军都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见过血的老兵,经验也十分丰富,所以攻坚战全都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他们的,而河北军则被安排在后面,主要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清理城中的残兵,以此来练兵,免得出现差错。

    辽军的抵抗不得不说十分顽强,但是【北宋大表哥】面对火枪军的无坚不摧,他们的顽抗也没有任何意义,城头上的辽军一批又一批倒下,鲜血顺着城头的台阶不断的往下流,最后残余的辽军终于崩溃了,将领的指挥也失去作用,当下一哄而散逃下城头。

    不过城中也到处都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宋军,一队又一队的宋军开始接管整个拒马城,因为拒马城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座交通枢纽,所以城中的居民也不在少数,只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晚上打仗时,这些居民也都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紧闭家门,胆大点的也只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等到天亮之才,这才敢隔着门缝向外张望。

    曹俣与呼延守信走在拒马城的大街上,街道两侧已经完全戒严了,不过这时曹俣打量了一下周围,却十分不满的道:“我记得拒马城中的居民绝大部分都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汉人,咱们现在打下了拒马城,为什么他们不开门迎接王师?”

    “辽国的汉人被契丹人多年统治,有骨气的早就被杀了,剩下的都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一群辽国的顺民,在他们眼中,咱们宋人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他们的敌人,怎么可能出来迎接?”呼延守信这时则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笑着回答道。

    呼延守信在遂城多年,早就对辽国的情况了若指掌,特别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当初李璋出使辽国回来后,曾经写信与他讨论了一些辽国汉人的情况,因此他对眼前这种情况并不感到奇怪,至于曹俣毕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在西北呆了多年,对辽国的情况并不了解。

    听到呼延守信的回答,曹俣也不由得皱起眉头,不过就在这时,忽然只见街道一侧的院子中冲出一人,手提长刀冲着他们大吼一声道:“宋贼受死!”
友情链接:好名字  大学生必备网  全职武神  经典古诗词  最强逆袭  笔趣阁  说说大全  作文吧  社保查询网  理财知识  莽荒纪  调教大宋  龙组兵王  全民领主  明末第一贼  房贷计算器  社保查询网  就爱读小说  花都最强医圣  好名字  经典语录  极品全能学生  男性健康  大魏宫廷  情话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