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北宋大表哥 > 历史军事 > 北宋大表哥 > 第六百七十章 又见登闻鼓
    泉州,这个城市在李璋生活的那个年代,已经远远无法与广州、上海这种一线大城市相比,然而很少有人知道,泉州这个城市却保持着一项世界纪录,那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曾经霸占着“世界第一大港”的名头持续了四百年,与埃及的亚历山大港齐名,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海上丝毫之路的唯一认证起点,而宋朝正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泉州最为光辉灿烂的时期。

    相比广州、明州这种传统的大海港,泉州真正发展的时间其实要晚一些,主要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五代时闽王王审知很重视海贸,从而扩大了泉州的城市范围,也使得泉州一跃成为仅次于广州的第二大港口,世界各地的海船也纷纷到泉州停泊,泉州城内更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出现了“市井十州人”的盛况。

    对于泉州这个大海港,李璋自然早就向往已久,甚至一直想去看看,不过吸引他的并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泉州的海贸盛况,毕竟相比之下,广州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大宋的第一大港口,而李璋之所以想去泉州,其实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因为另外一件事,只不过这件事实在不方便对人明言。

    董清的遭遇却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给了李璋一个很好的借口,所以第二天一早,李璋就带着董清出了门,马车也径直来到皇城门前,然而这次李璋并没有急着进宫,而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让马车在皇城门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登闻鼓院,门口那面用来让百姓申冤的登闻鼓依然耸立在那里,说起来李璋和登闻鼓院还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有缘分,第一次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他为了救吕武而亲自敲响登闻鼓,第二次则是【北宋大表哥】青织为他敲了登闻鼓,这也促使了他们夫妻二人最终走到一起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这面熟悉的登闻鼓,李璋也不由得有些感慨,青织和自己已经有了一双儿女,而吕武的年纪大了,早在两年前就辞官在家中养老,每天与老刀他们下下棋喝喝酒,最近又被安然缠着让他教武艺,老头每天都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笑呵呵的,精神头反倒比以前强多了。

    当下李璋迈步走向登闻鼓,看守登闻鼓的内侍也都认识他,毕竟整个大宋的皇恰颈彼未蟊砀纭孔国戚中,也只有眼前这位定北侯敲过登闻鼓,甚至连人家妻子都敲过,所以看守的内侍看到李璋来到登闻鼓前,也不由得腿脚打软,生怕李璋再敲鼓。

    “奴婢参见定北侯!”掌管登闻鼓院的太监也得到了禀报,这时立刻跑了出来,看到李璋也十分恭敬的行礼道,这个太监李璋竟然认识,好像名叫许数,以前曾经是【北宋大表哥】阎士郎身边的小内侍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分配到这里了。

    “你叫许数吧,什么时候来的登闻鼓院?”李璋看了对方一眼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许数也没想到李璋竟然记得自己的名字,当即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神色一喜的再次答道:“启禀侯爷,阎都知看奴婢办事还算用心,所以去年赏了我一个缺,让我来登闻鼓院当值!”

    李璋听到这里点了点头,阎士郎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赵祯最信任的大太监,官拜入内省都知,前段时间刚打下燕云时,他被派到燕云做了监军,主要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监视主将刘平,不过后来刘平回京,阎士郎也随同一起回京交差,得了封赏后依然在赵祯身边伺候。

    许数也很想问一下李璋为何来登闻鼓院,但两人的身份相差悬殊,他们这些宫里的太监说起来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皇家的家奴,而李璋却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赵祯的表哥,属于皇恰颈彼未蟊砀纭孔国戚,所以这帮太监可以不怕其它的官员,但却最怕像李璋这种有权有势,又与皇家走的极近的皇恰颈彼未蟊砀纭孔国戚。

    李璋这时也没有再理会许数,而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迈步走进登闻鼓院,这让许数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一愣,但也只能小心的跟上,而李璋进到登闻鼓院,径直进到一座大厅中,这才转身对许数问道:“最近可有人敲登闻鼓?”

    许数听到李璋的问话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一愣,因为像登闻鼓这种事情一向都由他们来负责,外人根本无权过问,哪怕李璋也不行,但这时他也不敢不回答,毕竟李璋实在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他敢得罪的,所以只能小心的道:“启禀侯爷,最近倒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有几人敲登闻鼓,奴婢已经让人报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李璋听到这里却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冷笑一声,随后一指身后被带进来的董清道:“你们可认识他?”

    许数等人这时也全都看向董清,结果却很快摇了摇头,不过他们倒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没有撒谎,之前董清像个乞丐一样,现在梳洗过后,就像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换了个人似的,所以他们当然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两个月前,他前来敲向登闻鼓,要为自己全家上五十七口人命申冤,但你们却把他给赶了出去,这件事你应该不会忘了吧?”李璋这时冷笑一声道,登闻鼓院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告御状的地方,而像这种涉及到五十七条人命的重大案子,如果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有人从中作梗,他们绝不敢将人赶走。

    果然,李璋的话一出口,许数也立刻脸色一变,不过他这个人倒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十分聪明,随即就苦着脸喊冤道:“侯爷息怒,原来您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为了那件事而来,不过这个泉州人所告之事奴婢已经让人查明,只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一起意外的火灾导致他家人惨死,泉州那边的案子早就结了,所以我们登闻鼓院才会把他赶走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别人,说不定会被许数的话搪塞过去,但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李璋却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冷笑一声再次道:“没想到多日不见,你的胆子倒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变大了,在面前竟然还敢撒谎,既然你不敢说实话,那我只能把阎士郎叫来,让他问一问你了!”

    李璋说着转身就走,结果许数也吓的脸色大变,李璋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不屑于和他多说,但若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让阎士郎来,那可就完全不一样了,如果他不说的话,阎士郎有的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手段撬开他的嘴巴。

    想到宫中的酷刑,许数当即也一下子跪倒在地抓住李璋的衣襟下摆哀求道:“侯爷息怒,奴婢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被猪油蒙了心,不过这件事和奴婢无关,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内侍省都知黄秋吩咐过奴婢,如果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有泉州人来敲登闻鼓,就将人赶出去,奴婢不敢得罪黄秋,只能听命行事啊!”

    “黄秋?果然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条大鱼!”李璋听到这里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冷哼一声,当即一脚踹开许数离开了登闻鼓院,像许数这种人只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宫中的小角色,根本不值得浪费时间,不过他在登闻鼓院的日子也到头了。

    当下李璋进宫,董清进不了宫,只能在外面与李璋的车夫、护卫等人呆在一起,而李璋进到皇宫后,则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直接来到了垂拱殿,赵祯这时正在与吕夷简等人商议政事,李璋也没有打扰,而是【北宋大表哥】静静的在一旁等候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只有遇到一些特别难以竭尽抉择的政事时,赵祯才会召集大臣商议,平时一般的政务大都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由政事堂商议出一个决定,然后上呈给赵祯,如果赵祯没有意见,只需要直接批复就行了。

    李璋站在旁边听了一会,发现赵祯与吕夷简等人商议的也都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整顿官场的事,而且李璋还在大臣中见到了韩琦,现在韩琦已经有资格进到垂拱殿议事了,这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对他能力的认可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政事商议完毕,吕夷简等人也告辞离开,走的时候韩琦还向李璋打了个招呼,等到他们离开后,赵祯也揉了揉太阳穴,随后对李璋笑道:“表哥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,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李璋来找赵祯一般都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在下午,因为早上和上午赵祯要处理政务,所以赵祯才会这么说,而李璋这时也上前道:“启禀陛下,臣今日来的确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有一件事情想要禀报!”

    李璋说着就把董家灭门惨案的事情讲了一遍,而且还道出内侍省都知黄秋与这件事有关联,竟然让登闻鼓院赶走了告状的董清,这让赵祯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。
友情链接:大宋男儿  莽荒纪  春野小神医  经典古诗词  大王饶命  最强逆袭  全职法师  减肥方法  伏天氏  广东高考网  神豪之娱乐天下  开天录  天天美食  调教大宋  逆剑狂神  管理资料下载  毕业论文网  盛唐风华  我的绝色美女房客  我的冷艳总裁老婆  明朝败家子  铸天之景  神道丹尊  中华康网  落秋中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