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北宋大表哥 > 历史军事 > 北宋大表哥 > 第七百零二章 结盟
    辽国中京,自从耶律宗真夺回大权后,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,他就舍弃了皇室居住的捺钵的传统,而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定居在中京的皇宫之中,外面皇城和中京的城墙,好像能给耶律宗真带来更大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延寿殿,也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耶律宗真现居的寝宫,现在已经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日上三竿,但耶律宗真依然没有起床,宫中的内侍也不敢进去打扰,因为他们知道昨晚皇帝陛下又喝的烂醉,如果这时候敢去打扰的话,皇帝一怒之下就可能让他们人头落地,事实上这段时间已经有不少人因惹怒皇帝而丢了性命,这也使得宫中人人自危,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的过去,太阳从也东边升到了天空的正中,而这时里面的耶律宗真也终于有了动静,紧接着就听到他在里面高喊道:“拿酒!拿酒来!”

    对于耶律宗真刚醒来就要喝酒的这种行为,宫中的内侍似乎早就已经习惯了,甚至他们早有准备,立刻有人抱着酒坛快步的跑了过来,眼看着就要冲进大殿给耶律宗真送酒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就在这时,忽然只听一个声音断喝道,紧接着就只见耶律仁先迈着大步走了进来,这让周围的内侍也全都低头向他行礼。

    耶律仁先之前兵败,回来后也被耶律宗真斥责了一顿,不过耶律宗真也知道这件事不能怪耶律仁先,所以他也仅仅将耶律仁先降级留用,现在耶律仁先依然官拜枢密副使,手中掌握着军政大权。

    更加重要的是【北宋大表哥】,自从兵败党项之后,耶律宗真也大受打击,这段时间几乎沉浸于酒色之中,几乎从早醉到晚,根本不理会朝政,也幸亏有耶律仁先撑着,否则说不定辽国不用别人攻打,自己就先乱了。

    只见耶律仁先走到那个拿着酒坛的内侍面前,接过酒坛挥手让对方退下,这才亲手推开了延寿殿的殿门,最后长吸了口气迈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到了中午时分,但延寿殿的窗子都还没有打开,殿内也显得有些昏暗,而且大殿中充斥着一股难闻的酒气,而当耶律仁先走到后面的寝宫时,也一眼就看到了半躺在床上的耶律宗真。

    本来耶律宗真才二十多岁,可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现在的他却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脸色灰败,额头上甚至有几条细细的抬头纹,看起来比实际年纪要老上十岁不止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你?”耶律宗真这时也看清了来人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耶律仁先,当即也皱起眉头道。

    “臣知道陛下的心情不好,可是【北宋大表哥】陛下身为一国之君,绝不能一直这么颓废下去,毕竟外面还有无数的臣民需要陛下,所以臣希望陛下能够振作起来!”耶律仁先这时忽然跪倒在地,一脸痛心疾首的向耶律宗真劝诫道。

    在耶律宗真颓废之后,耶律仁先一直没有正式的劝诫过他,并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他不想劝,而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他知道需要给耶律仁先一段发泄的时间,所以这段时间他也就任由耶律宗真胡闹,不过胡闹也要有个限度,现在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时候让耶律宗真振作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振作?你让我怎么振作,连区区一个党项都能把我辽国铁骑打的惨败,镇州也眼看要守不住了,到时党项与我划疆而治,你让朕的脸面往哪放?”耶律宗真这时脸色涨红的拍着床板怒吼道。

    之前败给大宋耶律宗真虽然愤怒,但大宋毕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与辽国同级的对手,所以他还能在心中安慰自己,但现在连被大宋杀的如同败家之犬的党项也能打败他们,这让耶律宗真感受到一种深深的羞辱,甚至有种没脸见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陛下,胜败本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兵家常事,这次败了,并不意味着咱们比党项弱,而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出兵的时机不对,只要陛下重新振作起来,日后无论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党项还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大宋,都将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我大辽的手下败将!”耶律仁先再次郑重的道,话语中也透着无比的信心。

    也许是【北宋大表哥】被耶律仁先的信心感染,也许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想到了当初辽国的荣光,耶律宗真这时也总算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恢复了几分冷静,只见这时盯着耶律仁先看了一会,这才终于开口道:“对现在的局面你还有何打算?”

    “陛下,经过两场大败后,我辽国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元气大伤,实在不宜再出兵与任何人硬碰,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寻找盟友!”耶律仁先当即郑重的道。

    “盟友?你让朕从哪去找盟友?”耶律宗真听到耶律仁先的话也不由得气恼的道,大宋、党项,甚至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东边的高丽和北边的女真都与辽国有着巨大的矛盾,所以他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成为他们辽国的盟友?

    “陛下,这世上并没有永远的敌人,当年咱们与大宋也曾经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生死之敌,可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后来不还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签订了澶渊之盟?所以只要陛下愿意付出一些代价,甚至示之以弱,就能将敌人变成咱们的盟友!”耶律仁先再次郑重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【北宋大表哥】……与大宋再次结盟?”耶律宗真这时有些怀疑的问道,其实之前古北口大败后,他就曾经派使节去大宋议和,只不过这种议和并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结盟,而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暂时解除了双方的战争状态,使得边境恢复一些往来,远不及当年澶渊之盟的亲密。

    “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大宋,臣以为现在大臣强势,先不说对方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否愿意,就算对方真的愿意结盟,恐怕咱们也将处于弱势,到时就像澶渊之盟的宋国那样,只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形势逆转,说不定宋国会向咱们讨要岁币!”耶律仁先说到最后也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叹了口气,当年先皇恰颈彼未蟊砀纭咯订澶渊之盟时,恐怕也不会想到几十年后,辽国反而要向宋国纳岁币以求平安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与宋国结盟,那还有谁能做咱们的盟友?”耶律宗真这时再次不解的问道,在他心中,唯一有资格与辽国结盟的也只有大宋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不要只看着大宋,李元昊此人雄才大略,有勇有谋,现在已经成了气候,而且他与大宋也有着血海深仇,现在我们辽国、党项与大宋,就像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当年的三国一般,大宋实力最强,相当于曹魏,而我们与党项就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孙吴与刘备,单个都不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大宋的对手,只有联合起来才能抵抗大宋的攻势!”耶律仁先最后终于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行,之前败于党项之手已经让朕丢尽了脸面,如果这时再主动派人示好,让人知道了肯定会觉得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朕怕了党项!”耶律宗真听完之后却是【北宋大表哥】毫不犹豫的拒绝道,哪怕到了这种时候,他依然不愿意放下他那高傲的性子,把自己的脸面更是【北宋大表哥】看的比天都大。

    “陛下,汉人有句话,叫做大丈夫能屈能伸,现在局势对我大辽不利,陛下不妨暂且忍耐几年,等到日后我大辽实力恢复,到时再一举打败宋国,重新掌控燕云,重写我大辽的荣光!”耶律仁先当即急切的再次劝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与党项结盟这件事耶律仁先也考虑了许久,而且他也知道耶律宗真肯定会十分排挤,只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以现在的局面,与党项结盟几乎是【北宋大表哥】他们最好的选择,有了党项的牵制,大宋定然无法集中精力对付大辽,到时也能为他们争取一些恢复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绝对没得谈,除非朕死了,否则绝不可能与党项结盟!”耶律宗真当即大手一挥十分果决的道。

    看到耶律宗真的态度如此坚决,耶律仁先也不由得长叹一声,随后犹豫了一下这才从袖子中拿出一份文书道:“既然陛下不肯与党项结盟,那只有选择下策了,这是【北宋大表哥】大宋发来的文书,他们希望派出使节与咱们商议结盟之事!”
友情链接:我的绝色美女房客  最强终极兵王  北宋大表哥  盛唐之帝国崛起  我的冷艳总裁老婆  扶蜀  笔趣阁小说  全职法师  完美世界  明朝败家子  我的冷艳总裁老婆  就爱读小说  飞剑问道  最强终极兵王  超级兵王  字幕库  从全球高武开始  飞剑问道  大明元辅  神级兵王都市行  哲夫当立  全本小说网  励志名人名言  作文吧  全本书屋